背景

联系站长

  • 图标

    站长:阿耀

  • 微信

    WX:2121212

  • QQ

    QQ:2121212

【天富平台】山东东营:一网兜起大小事 矛盾化解在家门

更新时间:2021-04-08 09:55点击:

  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中心九成设在社区,与网格化体系融合运行,多种力量拧成一股绳

  一网兜起大小事矛盾化解在家门

  ——东营社会治理网格化创新实践调查(下)

【天富平台】山东东营:一网兜起大小事 矛盾化解在家门

在利津县明集乡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中心,工作人员的调解让纠纷双方握手言和。

  纠纷是百姓的闹心事,矛盾是影响稳定的“雷”。看似“鸡毛蒜皮”的小事,可能引发大问题。

  然而,大量矛盾纠纷,“法院管不着,村居管不了,部门管不好”。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基层社会矛盾主体更多元、诉求更复杂、类型更多样,原有调处力量分散、机制单一、手段传统,难以满足群众要求。

  东营把“矛盾纠纷化解”有机融入网格化治理,在6100多名专职网格员“摸雷”的基础上,全市把88%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中心设在社区,配备885名专职人民调解员,推动法官、民警、律师联系社区网格,调动各种力量来到百姓身边,把纠纷“吸附”在基层,让矛盾化解于群众家门口。

  从“不知找谁”到“一站式受理”

  88%的矛盾调处中心建在群众家门口

  “以前闹矛盾不知道找谁,没想到社区还有专职调解员管这个,近便管用。”东营市东营区黄河路街道盛世龙城小区居民董凤歧说。前不久,她和楼上邻居因为噪音闹了纠纷:楼上两个孩子吵闹,她上门2次、找物业4次无果,自制震楼器“反击”,楼上报了警。警察走了,两家对立依旧,闹得心烦意乱。3月9日,经网格员建议,双方到社区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中心调解,达成了协议:楼上让孩子在正常休息时间睡觉,楼下拆除震楼器。网格员和调解员,时常去看看、劝劝,两家生活逐渐恢复了正常。

  2020年10月挂牌的黄河路街道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中心,和街道的网格化服务管理中心一起办公。在这里,一站式接待遇到矛盾纠纷的群众。“以前窗口按‘条条’划分,群众有矛盾纠纷,不知该找哪个窗口,窗口也不知归哪个部门受理,可能就‘推’出去了。群众转身可能就去上访、打官司了。现在,群众来了我们就受理,后台再分口,把矛盾纠纷‘吸附’在这里。”黄河路街道社会治理网格化服务管理中心主任刘松说。

  东营在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中心统一设置群众接待窗口和矛盾纠纷调解室、在线司法确认室、公共法律服务室等功能室,建立“常驻+轮驻”工作机制,构建了“一站式接待、一揽子调处、全链条服务”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平台,真正让老百姓“只进一扇门、问题有说法”。

  化解社会矛盾纠纷,需要从资源布局上精细考量。

  基层矛盾纠纷多数是小事,而百姓很少会为一点儿小事跑远路。但小纠纷如果不就近及时化解,往往会“小事拖大”。“经考察调研,4次广泛听取镇街书记和群众代表意见,我们最终把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力量的重心,布局在城市社区(农村片区),目的就是让百姓在家门口就能快捷化解纠纷。”东营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刘占文说。

  在利津县明集乡马望社区,今年56岁的褚宝军是社区专职人民调解员。他干过村支书,经验丰富,2020年11月经过学习考试上岗,专门服务于社区的11个村。“农村多是小矛盾,报警容易结仇,打官司更不值得。如今村民抬起腿就来,或打个电话叫我去我就去,咱说和说和,两家一握手,不记仇,不记恨。”

  前几天,一个村民涉嫌偷东西被打伤,1万多元的住院费打人者一分不赔。一开始调解不成,褚宝军就请明集派出所所长到场讲讲。一听说两人都够拘留,两人傻眼了,立马达成了协议,打人者赔了8000多元,双方和解。像这样,上任以来,褚宝军参与调解了100多起纠纷,没有一桩形成上访、诉讼。

  按“做实社区村庄、做强乡镇街道、做精做专市县”的思路,东营提出加强以社区为基本单元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体系建设。2020年10月,东营市建立市、县、乡、社区四级相贯通的实体化矛盾纠纷多元化解调处中心423个,其中社区中心371个,占总数的88%。

  专业赋能 科技加持

  让全市专业调处力量随时“上云入网”服务基层

  这是一个涉及5户业主、情况复杂的矛盾纠纷。周卫没想到,不出街道就能处理好,在社区还能见到法官、拿到法院裁定书。

官方微信公众号